篮球过人技巧晃人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反邪教小说 > 他们那些年

小说《他们那些年》连载十四:千方百计

发布日期:2018年05月15日   文章来源:   作者:侯春霄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罗杏芳那句“别信她的?#20445;?#24182;不只是为了安慰儿子,很大程度上?#35789;?#20986;自于对田英君的希望。连自己这么个没文化的人?#32423;?#24471;信神没好日子过、信神就要遭殃的道理,英君一个文化人怎么会这么容易就信了神?她只不过是因为这阵子心烦,才听信了那些不着调的鬼话,等过些日子缓过神来,自然就会把这一套扔到一边去。在罗杏芳心里,田英君还是未来的儿媳妇,即便仍然想让儿子考上大学,那?#24425;?#20026;了自己多年来的梦想,而绝不是想让儿子做个“陈世美”。

  这么想着,罗杏芳心里一边开始敞亮,一边又觉得自己再不能撒手不管。三凤一家?#35828;?#36973;遇让她时时想到黄月芳,想?#25945;?#33521;君。这么多年来,罗杏芳一直把她们看做自己?#37027;?#20154;。由于孩子遇上这种事,这段时间倒放松了黄月芳这个头绪。现在回想起来,还真觉得不该疏忽大意。黄月芳当初答应的?#22836;?#24120;不痛快,而没过多久又添了这件烦心事,她的思想很可能又有倒退,英君做祷告也很有可能是听信了她的话。

  罗杏芳想的没错,黄月芳的思想确实又回到了原来的轨道。女儿的遭遇让她更加相信“三赎基?#20581;?#30340;神能,在她看来,女儿遭此不幸,完全是因为自己对“三赎基?#20581;?#24515;不诚。不!岂止是心不?#24076;?#31616;?#26412;?#26159;背叛!所以,“三赎基?#20581;?#25165;要?#22836;?#22905;,以至于?#38376;?#20799;跟着遭罪。这样想着,她又偷偷的挂上“得胜旗?#20445;?#24576;着忏悔的?#37027;?#36330;下去,整整祷告了一个通宵。

  再往后,黄月芳不断向女儿?#24425;觥?#19977;赎基?#20581;本热?#24230;?#35828;?#36947;理,?#38376;?#20799;跪在“得胜旗”下请求“三赎基?#20581;本?#36174;。精神正极度脆弱的田英君禁不住诱惑,身不由己的跟着母亲祷告起来。

  为防备罗杏芳再加干涉,黄月芳的活动更加诡秘。当罗杏芳问她英君为什么会做祷告时,她一口回绝说不知道。她?#38376;?#20799;像捉迷藏似的躲着罗杏芳?#22242;?#20908;晨,使他们来?#25945;?#23478;很多时候?#25216;?#19981;?#25945;?#33521;君。因为难得一见,每逢遇见田英君,罗杏芳都把掏心窝子的话尽力向外倾倒,并尽可能地想出更多的办法开导她。有一回,看到英君的秀发乱蓬蓬的,她心疼地说:“多好的闺女呀!都是让这些乱头发闹的才显得不精神了。姨带你去紫柳镇,让萍?#35848;?#20320;理理,保证比以前更漂亮。”

  罗杏芳带着田英君去了何彩萍的理发馆,?#37027;?#22320;将何彩萍拉到一边,把田英君做祷告的事对她耳语了一番,让何彩萍趁机劝劝她。怕何彩萍嘴快伤着英君,又叮嘱她说话要注意分寸。

  在两个长辈面前,田英君重新找到了曾经的温暖。何彩萍一边理发一边闲聊,说的却都是三凤家的遭遇,当然,她是尽了最大努力斟?#39318;?#21477;的。当终于能对着田英君?#35272;?#30340;面庞舒一口气的时候,她已经通身是汗了。她?#26376;?#26447;芳说?#20309;?#24178;理发这行当快二十年了,还从没?#26032;?#36807;这么大力气。

  罗杏芳除去亲自出马之外,更多的时候还是督促儿子去跟田英君谈心。由于经常会有见不到?#35828;那?#20917;发生,罗杏芳还给潘冬晨出过这样一个主意:给田英君留?#25945;酰?#25226;想说的话都写在上面。潘冬晨直夸“?#19979;瑁?#20320;真棒?#20445;?#22240;为他不善?#28304;?#20316;文却写的很好,用他的话说:这样更有利于表达?#26143;欏?/p>

  这样的日子没过几天,新学期说话就到了,去学校报到前一天,潘冬晨又去了一趟田英君家。进到院里,见田春发正独自一人坐在枣树下吸烟,田英君一大早就跟她娘出去了。

  田春发?#22242;?#20908;晨打过招呼,依旧低下头去闷闷的吸烟。潘冬晨拿出一只木雕小帆船,却不知该不该交给田春发。那是一件雕刻得非常精致的工艺?#32602;?#39640;悬的风帆上写着“一帆风顺”几个字。小船是他在县新华书店门口看见的,觉得田英君一定会很?#19981;叮?#20110;是就买下了。谁知还没等把它送出去,田英君就被检查出怀了?#26657;?#22240;此也就把这事丢在了一边。

  见潘冬晨想说什么又没开口,田春发就问他有什么事。潘冬晨?#25487;掏?#21520;的说没事,就是想把这只船送给英君。

  听了这句话,田春发夹着香烟的右手却猛的打了个哆嗦,眼神里似乎充满了警觉:

  “船?是不是她们说的什么‘诺亚方舟’?”

  ?#23433;?#26159;,就是一只普通的船。”

  “啊!不是就好、不是就好……”田春发连声说着这几个字,脸上重又现出长辈的慈祥:“冬晨,你说谁登上这只船最好呢?”

  “这……”

  见潘冬晨回答不出,田春发也不再问,仍旧一支接一支的抽烟。

  因为田英君不在家,而且又与田春发没什么话可说,潘冬?#30475;?#20102;不大一会儿工夫就离开了田家。这?#24425;?#20182;与田春发最后一次见面,多年之后,他还能清晰的回忆起当时?#37027;?#26223;,以及凌乱的扔了一地的烟头。

  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此时的田春发正准备踏上另一条路。

(责任编辑:梦月)

0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
篮球过人技巧晃人
幸运飞艇预测规律计划 飞艇全天大小计划免费 为什么黑客不去网赌 河北时时平台下载 3d技巧稳赚100万 双色球机选 新时时和老时时有什么区别 白小姐三码出特 大乐透质合走势图表图 赛车pk10人工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