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过人技巧晃人
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今日推薦 > 2019

癡迷“法身”保護 她險些命喪火海

發布日期:2019年12月18日   文章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徐秀萍 口述 張欣 整理
[打印本頁]【字體大小:

  人生這條路上,誰也不能保證不犯錯誤;不過,有些錯誤注定要付出沉重代價,讓人一輩子都悔不當初。

 

圖片來源于網絡

  我叫徐秀萍,今年53歲,山東聊城于集鎮人。因為一段癡迷“法輪功”的經歷,我付出了慘重代價,身上大面積燒傷,兩個胳膊再也抬不起來了,吃喝拉撒都需要有人照顧,天天待在家里,身體和心理的雙重傷痛讓我痛不欲生。

  原本,我是一個勤勞的農村婦女,大字不識一個,每天除了種自家的幾畝地外,就是在家喂豬、做飯、收拾家務。對我們家來說,生活條件雖不富裕,但莊稼人的日子過得平淡而又充實。

 

圖片來源于網絡

  那個時候我剛三十歲出頭,身體健壯,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患有神經性頭疼,平日里要經常吃藥。噩運來臨發生在1998年8月,一天,鄰居竇小瑋看到我頭疼的老毛病又犯了,就告訴說:“現在很多人都在練‘法輪功’,我也在練,效果真的很好,不用吃藥就能把病治好,你也跟著一起練吧!”

  聽她這么一說,我很心動,就像找到了治療藥方一樣,抱著試試看的心理,便參加了練習“法輪功”。剛開始時,我由于不認識字,什么經文都看不懂,只是與她們一起比劃,聽她們讀《轉法輪》。竇小瑋常向我灌輸說,“師父”是釋迦牟尼的化身,功力無邊,只要按照他的旨意進行修煉,不但能祛病強身,達到一定的“層次”,還能夠“成仙”和“圓滿”。

 

李洪志的歪理邪說

  竇小瑋的一番話,讓我看到了希望,為了“上層次”,我每天都堅持用心練功和背經文,特別努力。

  1999年7月,國家依法取締了“法輪功”,揭露其邪教性質的新聞報道也很多,丈夫看到后,就一個勁的反對我再練功。可那個時候,我已經達到了癡迷程度,根本聽不進去。于是,就背著他,悄悄地去鄰居竇小瑋家里練功。

  紙是包不住火的,時間長了,丈夫就知道了。他向我發火說:“你一天到晚瞎練功,家都不管了,圈里的幾頭豬整天餓得直叫喚,這日子真是沒法過了……”面對丈夫的威脅,我根本沒放在心里,每天還是照樣去竇小瑋家練功。于是,一頓爭吵過后,丈夫看勸我也聽不進去,就直接把家里的4頭豬全給賣了。

  從此以后,我越陷越深,越練越癡迷。2002年7月,我不顧一家人的反對,干脆在自己家里練功了。為了使自己潛心練功不受外界干擾,我還與丈夫分開居住。我自己單獨住一間屋里,將李洪志的照片掛到梳妝臺前,天天凌晨2點準時起床,面對“師父”的畫像上香叩拜,“打坐”。

  這樣過了一年多,丈夫對我越來越不滿,怨氣越來越大。但我心里反而挺高興的,認為這是我放下“名、利、情”,自己才真正得到了“考驗”,上了“層次”。

 

  2004年3月,在青島打工的兒子回來探親,這本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然而我卻認為他回來干擾了我練功,對他很是冷漠。兒子追問原因,丈夫就對兒子解釋說:“你媽成天在家練那個鬼功,對啥事都不管不問,這個家早就散了。”

  我當時臉紅脖子粗地反駁道:“你不能污蔑我‘師父’!”說完,我激動地拿著《轉法輪》的書,翻開給兒子準備講經文。可兒子直接打斷了我的話,反駁說:“政府早就取締‘法輪功’了,它是害人的邪教,你怎么還看不明白呢?……”沒等兒子說完,我就憤恨地回到自己的房間,不再理他。

  后來,兒子接連勸了我四天,叫我不要再練“法輪功”了,但我根本聽不進去。一周后,兒子帶著一臉的無奈離開了家,去了青島。

  2007年4月28日,是我人生中最痛苦的日子。凌晨2點鐘,我上好香,點上兩只紅蠟燭,面對“師父”的畫像“打坐”。因為長期熬夜練功,身體過度疲勞,我在“打坐”的時候突然昏了過去。不知不覺中,燃燒著的蠟燭引燃了李洪志的像紙,火很快便蔓延起來。

  然而,當我被濃煙嗆醒后,身體卻不聽使喚。大火中我不停地喊著:“‘師父’,快來救我、救我……”但最終也沒等來“師父”的身影,沒得到所謂“法身”保護。陷入了火海的我最終絕望了,并漸漸失去了知覺。

 

圖片來源于網絡

  醒來后,我發現自己躺在聊城市人民醫院燒傷科的病床上,渾身纏著厚厚的紗布,身上各處都鉆心的疼痛,雙臂已不聽使喚。后來,我才知道,在危難之時,是丈夫冒著生命把我從火海中拖出來送到了醫院,算是撿回了條命。當我聽到丈夫那熟悉安慰我的聲音時,我的眼淚只能往肚子里流,后悔當初沒有聽他們的勸告。

  這次因癡迷練功引發的大火讓我付出慘重代價,導致我皮膚大面積燒傷,兩個胳膊再也抬不起來了,臉上的燒傷疤痕讓我變得猙獰可怕,所以我不敢出門,整天只能天天呆在家里,默默地忍受身體和心理的雙重傷痛。

  好在人間自有真情在,面對我們家的慘痛遭遇,政府不但給我們解決了安置住房,鎮里還給我辦理了低保和醫保手續,讓我們的生活有了著落。

  如今,住在溫暖的房子里,拿著政府的低保補貼,我懊悔不已,常常在想:假如當初不練“法輪功”,或者面對家人的勸阻,能及時醒悟該多好呀,也不至于被李洪志毀掉我的后半生。所以,我也借此機會提醒那些身陷“法輪功”的人們,希望能吸取我的慘痛教訓,及時回頭是岸。

(責任編輯:徐虎)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于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108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8087號
篮球过人技巧晃人
福建36选7最新开奖结果 重庆快乐10分官网 辽宁十一选五六月走势 网球吧贴吧 广西快乐十分 股票涨跌谁控制 意甲赛程表20152016 排列5 18选7开奖结果 七乐彩复式投注速查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