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过人技巧晃人
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今日推薦 > 2019

農婦誤入邪教 引未成年女兒上歧途

發布日期:2019年12月11日   文章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
[打印本頁]【字體大小:

  何鳳如跟著阿玲坐了1個小時的公交車,又步行了20分鐘,來到了一條隱秘的小巷子里,從擁擠的居民樓間穿過狹窄的過道,來到一幢二層小樓的閣樓上,只見不足10平方米的小房間里已經坐著三女一男。

  何鳳如,女,現年46歲,小學文化,家在廣東省佛山市三水區西南街道魯村,2013年5月開始接觸全能神。這名普通的農村婦女,由于相信全能神能改變人的性情,能讓人躲過災難,幾乎將自己的所有時間和錢財都用來侍奉神。即使這樣,何鳳如仍覺得不足以表明自己對全能神的虔誠和信服,她讓自己兩個正在讀書(大女兒17歲,讀高二;小女兒14歲,讀初三)的花季女兒也走上了信奉全能神的道路。青春年少的兩個女兒正值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形成的關鍵時期,由于受到母親影響和全能神的毒害,她們變得任性、偏激,“三觀”扭曲。對于親人、周圍鄰居以及老師的勸阻,母女3人不僅聽不進去,反而惡語相向,一個原本幸福的家庭從此被全能神攪得烏煙瘴氣。

  噩夢開始

  何鳳如原本有個幸福的家庭,丈夫老實本分,兩個女兒乖巧懂事。丈夫在城市附近打一些散工養家,何鳳如也經常在村里的市場上賣一些自己種的蔬菜補貼家用。雖然家境不算富裕,但是在夫妻倆勤勞的雙手下,這個農村家庭倒也過得順順利利。努力攢錢供兩個女兒讀書,將來找一份好工作成了夫妻倆最大的愿望。

  但這個四口之家的平靜生活卻在2013年5月被打破了。

  2013年5月5日的早上,何鳳如在村里市場上賣一大早剛采摘回來的蔬菜。一個30多歲、中等身材的短發女人在她的菜攤前來回走了四五趟,終于停了下來,問:“你這青菜怎么賣啊?”

  “3塊錢一斤,最近老天爺總是下雨,青菜都爛在地里了,不會賣貴的。”何鳳如趕快熱情地回應這位買主。

  “你的青菜這么好,我不會覺得貴,給我來3斤吧!”

  何鳳如沒有想到今天會遇到這么爽快的買主,趕緊給她稱好3斤青菜。付過錢之后,短發女人說:“我覺得你們很辛苦,一大早就起來賣菜,所以我都不跟你講價,更不會因為一點小錢跟人吵架。”

  也許是平日里見多了為了幾毛一塊錢也要跟她講半天價的買主,何鳳如頓時對這個爽快的短發女人有了好感:“是啊是啊,你真是個好人。”

  短發女人毫不謙虛地說道:“我真的是個好人,現在經常看到有人吵架,這樣很不好。”

  “吵架當然不好啊,我都不喜歡吵架啦,尤其是我們做些小本生意的。”性情有些暴躁的何鳳如想起幾次跟別人因為小事而爭吵的不愉快經歷,“我性子有些急躁,很想改。”

  短發女人環顧四周后,停頓了一下說:“我介紹你一些東西,對你有幫助的,有些資料你可以看看。”說完從隨身攜帶的包里拿出幾張印刷紙遞給何鳳如。“你回去好好看看,如果不明白就問我,我明天會再來的。記住,你先不要告訴別人哦。”說著,短發女人就拎著菜離開了。

  回到家,何鳳如拿出那幾張紙,上面寫著“老天爺下凡來救人”“神幫你躲過災難,保你平安”等字樣。只有小學文化的何鳳如看得不太明白,就沒有太當一回事,隨手給扔掉了。

  第二天一大早,何鳳如像往常一樣來到市場賣菜,沒想到,昨天那位短發女人又來到她的菜攤前。

  “昨天給你的資料看了沒有?”短發女人面帶微笑小聲地問她。

  “看不太明白,我把它給扔了。”何鳳如老實地回答。

  “什么?那個東西不能扔,否則神不保佑你,會有災難的。”短發女人面帶驚恐地說,表情似乎有些夸張。

  扔幾張紙就會有災難?何鳳如不解其中緣由。

  接下來,短發女人向何鳳如介紹了信這個神的種種好處,例如能改變人的性情,能保平安,災難來臨時信神的人才能得救并躲過災難,并特別提醒不能做對神不敬的事情。

  因為何鳳如平日里性格急躁,經常會因為一些小事跟丈夫吵架,她認為有自己的原因,也很想改。她聽后覺得能幫自己改變性情,很符合自己的內心想法,就半信半疑。

  幾次接觸之后,這個自稱“姊妹”的短發女人說感覺何鳳如是一個老實可靠的人,就告訴她自己叫阿玲,來自廣西,同時還陸陸續續給了何鳳如幾本書:《羔羊展開的書卷》《歌書》《2012年信全能神才能得救》等。有空時何鳳如就拿出來看一看,對其中如何去掉敗壞性情的內容尤為感興趣。對書中一些不太明白的地方,何鳳如便去請教阿玲。阿玲也表現得相當熱心,對何鳳如提出的問題都做出解釋。何鳳如認為阿玲從不收一分錢,是好心幫她,心里很是感激。

  在阿玲的教導之下,何鳳如對書里面的內容越來越感興趣。原來信神有這么多好處,不僅可以改變性情,還可以躲過災難保平安,只要跟隨神的腳步,被神成全了,以后就可以過上好日子。多好啊!慢慢地,幾年來補貼家用的小買賣何鳳如也不放在心上了,村里菜市場也難再見她的身影。

  這神的全名叫全能神,何鳳如對它由開始的半信半疑發展到了后來的深信不疑。

  深陷泥潭

  自從接觸全能神后,何鳳如的日子似乎突然變得輕松起來。每天她不再辛苦地去田間地頭勞作,也不起個大早去市場賣菜了,她只是在家看看那些書,向神做做禱告,默默祈禱:“萬能的全能神啊,我是你的子民,祈求你改掉我身上的敗壞性情,讓我變得越來越好,讓我的生活也越來越好。”每禱告一次,何鳳如就覺得自己和神的距離進了一步,自己的壞脾氣改好了一點。雖然生活中還會出現一些令她想生氣發火的場景,但她告訴自己神要她忍,不要去計較。

  以往莊稼茂盛的田間地頭,由于沒人耕作打理,現在已經長滿了野草。一個不知情的老農指著何鳳如家的地塊說:“阿鳳可能是外出打工了,很久沒見她來種菜了。”

  此時此刻的何鳳如,正在努力經營她內心的試驗田,她希望對神的所有禱告都會靈驗,對神許下的所有愿望都會實現。從阿玲那里,何鳳如了解了很多發生在別人身上的有關神的神跡和見證,例如有的信神的人可以未卜先知料福禍,甚至有人買彩票中了1000元。何鳳如聽了之后好生羨慕,多么希望這樣的神跡也發生在自己身上。同時,她也聽說了一些由于對神忤逆不敬、不虔誠或是背叛而導致禍害的事例:一個20多歲、追隨了神有兩年時間的小伙子表示不想再學習“神話”,有一天騎著摩托車出門無緣無故摔了一跤,小腿骨折。何鳳如被告知,這都是由于這個小伙子背叛了神,說了一些對神大不敬的話,所以才會遭到神的懲罰。

  這是背叛神的下場,神是不容被褻瀆的。

  何鳳如聽了心里很是害怕,對小伙子的遭遇也表示同情和惋惜,心想追隨神都有兩年了,不應該放棄啊,更不應該說一些忤逆神的話啊,否則沒什么好下場。何鳳如便暗下決心:一定要好好侍奉神,聽神的話,絕不做任何背叛神的事情,不說任何忤逆神的話語,只要對神虔誠,神一定會成全自己,讓自己過上美好的生活。

  一天上午,天色陰沉,何鳳如正在家看資料,阿玲找上門來,神神秘秘地問她:“你今天下午有沒有時間?我帶你去個地方。”

  何鳳如想了想,丈夫這幾天外出打散工,兩個女兒上學,都不需要管,便回答:“我有空啊,去哪兒?”

  “這樣吧,下午1點我過來叫你一起去,去了你就知道了。”阿玲說。

  下午1點,一場大雨過后,阿玲如期出現在何鳳如家門口。何鳳如跟著阿玲坐了1個小時的公交車,又步行了20分鐘,來到了一條隱秘的小巷子里,從擁擠的居民樓間穿過狹窄的過道,來到一幢二層小樓的閣樓上,只見不足10平方米的小房間里已經坐著三女一男。經阿玲介紹之后,何鳳如才明白他們都是信全能神的兄弟姊妹,聚在一起是為了交流想法,幫助各自提高。從說話口音可以判斷,他們有的是外地人。至于他們叫什么名字,具體從哪里來,阿玲讓她不要多問,只是告訴她以后大家見面會有人通知,不必打聽他們的情況,交流各自的心得就可以了。

  自從那次“聚會交通”后,何鳳如感到在跟隨全能神的腳步上自己走得太慢了,聚會時其他幾人都侃侃而談,匯報了很多信神的心得體會和神的見證,自己卻什么也說不出來。兄弟姊妹們的發言何鳳如聽得很用心,覺得他們是自己學習的榜樣,以后要多學習“神話”,爭取下次也能發言。

  在不停地看書、禱告和吃喝神話中,很快,兩個月過去了。何鳳如心里卻一直在納悶:別人身上都顯神跡,自己身上為何還不出現?

  一天,阿玲來家里送資料,何鳳如把自己內心的疑問向阿玲提出。阿玲沉思了一會兒后,抬頭看了看何鳳如家里灰暗斑駁的墻壁以及簡陋的家具,這棟占地不足60平方米的兩層破舊磚瓦小樓,在村里外觀明亮、裝飾不凡的洋樓群里實在是太不起眼了。

  “看到你家庭情況這個樣子,我都不忍心說出來。”阿玲面露難色地說道。

  “你說,一定要說,是什么原因。”何鳳如急忙追問。

  “別人信神都交奉獻款來預備善行,所以神就會保佑他們,神就會在他們身上顯神跡,你能像他們那樣上交一些奉獻款嗎?”

  何鳳如遲疑了一下:“奉獻款?要交多少?”

  “這個就看你自己的善心了,神會保佑所有侍奉她、忠誠于她的子民。”阿玲說完后就離開了。

  原來是這樣!一定要向神表達自己的誠心和決心,神才會保護自己,才會顯神跡。何鳳如甚至有點怪阿玲不早點告訴她,雖然自己家境不好,但是神以后會讓自己過上好日子,全家都會受益,上交一點奉獻款算不了什么,況且還是很劃算的。

  等下次阿玲再來的時候,何鳳如毫不猶豫地交出了200元。阿玲接過錢高興地說:“好,奉獻款不在于多少,你對神有這份善心就好了,你現在已經正式成為神家的人,以后要全心全意為神服務,把自己的全部交給神。你也要清楚,奉獻款交得越多,神就越會保佑你。記住了,神來到人間是隱秘作工,不能對外人說的,否則就是自己的責任,因為沒有按神的旨意去辦事。”

  為了得到無所不能的全能神所承諾的健康、平安、和睦等種種好處,何鳳如先后向組織上交了近8000元的奉獻款來表達自己的虔誠和善心,并一直相信自己所做的善行,神是能夠看到的,神一定會降福除魔、消災免難、保己平安。“吃的、穿的、你的前途都在我的手中,我都會合適地安排。奉獻與捐獻是每個信神之人的本分與職責,你是捐給神的,不是捐給教會或哪一個人的。有的人臨終時也沒有將自己所有的完全奉獻給神,這是信神最大的失敗。”何鳳如手捧著《話在肉身顯現》一書,默默地念著這一段話。她知道,錢財捐獻得越多,得到神的眷顧就會越多,越能保平安。

  何鳳如覺得自己的生活有了新的盼頭,田間地頭的勞作她早已忘卻,以前锃光發亮的鋤頭等農具也已生銹,布滿灰塵,被主人冷冷地遺棄在一旁,地里的野草也如她內心的欲望一樣在瘋長。她更加認真地學習神話,日夜不停地向神禱告,只盼著有一天神能幫助她實現所有的愿望,滿足自己所有的需要。

  自從向神預備善行以后,何鳳如認為自己身上也出現了一些神跡。例如,有次外出,天色已晚,她沒有搭上回家的末班公交車,正在路邊焦急等待的她就在心里向神祈禱:馬上有人出現,把我送回家。結果沒過5分鐘,同村的一個小伙騎摩托車剛好路過,就把她順路送回家。天啊,簡直是太神了!這在何鳳如看來,是自己的禱告靈驗了。神說得沒錯,無助的時候向全能神禱告,神就會幫自己。再如,雞窩里的兩只老母雞之前不怎么下蛋,后來連續一個星期每天都下蛋,在何鳳如看來,也是神看到了自己的誠心后顯的神跡。

  這些事情至今也讓丈夫張文勝哭笑不得。

  “在此之后,因是之故”是一種常見的思維謬誤,意思是認為先后相繼發生的事情之間就有必然的因果聯系。這是一種以現象推本質、以偶然推必然的錯誤邏輯思維。此案例中,何鳳如把“心里向神祈禱有車出現”與“摩托車剛好出現”這兩個完全沒有關聯的現象認為是必然關系,誤以為是“信神”而出現“神跡”,就是犯了“在此之后,因是之故”的錯誤邏輯。

  后來,何鳳如參加了多次神家的交通聚會,她終于能在其他兄弟姊妹面前大膽地發言了,而且,她的發言常被“上級”表揚。

  丈夫從何鳳如日常的表現中察覺到了她的變化,原來都是因為相信了全能神。對于何鳳如滿口的“順從神、侍奉神,最終拯救全人類”等豪言壯語,丈夫嗤之以鼻,不以為然,并勸她別再相信這些虛無的東西。辛苦在外打工掙錢的丈夫得知何鳳如把錢都交給了神家,大為惱火。生活本來就不富裕,還要供兩個女兒讀書,這個家的經濟狀況越來越捉襟見肘。面對丈夫的痛斥和抵制,何鳳如無動于衷,反而提醒丈夫不要說對神不好的話,否則會遭到報應。同時她還寬慰丈夫,神會照顧好他們的一切。

  “福音”傳給兩個女兒

  何鳳如在跟隨神的腳步上越來越用心,越來越癡迷于神的各種所謂真理。

  阿玲隔三岔五就來到何鳳如的家里,一來就是一個多小時,她們會在一起唱歌,也就是所謂神曲。更多的時候,是阿玲對何鳳如講神的道理,例如全能神會保佑廣大子民,會讓他們躲過災難蒙拯救,只要他們對神信服。否則,神就不保佑。

  何鳳如還知道,這些真理教導廣大子民,要把神的光芒輻射到整個大地,讓更多的人尤其是身邊親近的人都能得到神的榮耀,被神成全。她更怕有大災難,怕遭到毀滅,她想帶全家脫離災難。

  這就是所謂的傳福音,何鳳如也在不遺余力地向身邊的人傳福音。

  先是自己的丈夫,但之前因為捐獻奉獻款的事情被丈夫罵得狗血淋頭,何鳳如怕再次招來丈夫的痛罵,就作罷。

  再是自己的姐姐,沒想到自己剛對姐姐說完要信神的話,姐姐就嚴厲地斥責說:“我是不會跟你相信這種東西的,你自己也醒醒吧,別再執迷不悟了,信這個東西對你有什么好處?”家人真誠的勸慰,何鳳如怎么能聽得進去:“對我們大家都有好處的,你們以后就知道了。”

  接著是村里的鄰居街坊。最近一段時間以來,鄰居們對“何鳳如著魔了”的傳言都有所耳聞。在鄰居眼里,以前那個吃苦耐勞、能干善良、鄰里和睦的何鳳如不見了,現在張口閉口就是神,鄰居們唯恐避之不及。周圍鄰居對自己的閑言碎語和回避態度,何鳳如并不放在心上,甚至替他們感到惋惜,心想當世界末日和災難來臨的時候,我看你們怎么躲得過去,只有神才能拯救人類。鄰居的勸告,何鳳如更是無法接受,鄰居們多說一句,她就會惡語相向。至于何鳳如那套信神的說辭,鄰居們也都不相信,受阻的次數多了,何鳳如在村里也沒有市場了,也不再與村民們多交往。

  何鳳如多處碰壁,最后她把目光和心思放在了兩個女兒身上。書上說,要讓自己最愛的人也一起信神,神就會保佑他們平安。兩個女兒一直都是自己的心頭肉,是自己珍愛的人,何鳳如豈能坐視不管,所以必須讓她們倆跟著自己一起信奉神。

  大女兒張梓琪,17歲,風華正茂,正讀高二,學習成績一直是班上前10名,獲得的證書獎狀貼滿了家里的一整面墻,正是對未來充滿夢想的年紀,她希望通過刻苦的學習,一年多以后能考上理想的大學。小女兒張梓桐,14歲,讀初三,這個生性活潑好動的女孩,沒有因為家境貧寒而變得自卑,相反她性格開朗,與同學相處得都不錯。

  何鳳如為了傳福音,開始叫兩個女兒也信全能神,告訴她們信神可以躲避災難保平安,甚至要阿玲帶兩個女兒去學贊美全能神的歌曲和舞蹈,這樣全能神就能保護全家人了。雖然女兒開始有些不愿意,但在母親愚昧無知、一心求避災的強勢要求下,也只能聽從。

  隨著與全能神接觸越來越多,兩個女兒對此投入的時間和精力也越多,有時在何鳳如的慫恿之下還逃課去參加全能神的活動。有一次,何鳳如接到通知要去聚會,為了表達自己的忠誠,為了讓兩個女兒也能得到全能神的眷顧,她想帶兩個女兒一起去參加活動。

  女兒說:“媽,我們要去學校上課啊。”

  何鳳如卻輕描淡寫地說:“沒關系,我去替你們跟老師請假,缺幾節課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于是,何鳳如分別給她們的班主任打電話,撒謊說兩個女兒相互傳染都得了重感冒,不能去學校。

  又有一次,何鳳如強迫兩個女兒看全能神的書,并且要她們背下有關章節,耽誤了她們做功課。何鳳如給她們出主意說:“明天你們拿同學的作業過來抄就行了。”兩個女兒在母親的縱容之下變得對學習滿不在乎,這無疑對她們的學習造成了很大影響,學習原本優異的姐妹倆成績也開始下滑。潛移默化之中,兩個女兒接受了信全能神才能得拯救、才能躲過災難之類的謬論。大女兒張梓琪甚至還說:“讀書有什么用,信全能神才能讓我們過上好日子。”

  在全能神的影響下,原本性格活潑、開朗、熱情的兩個女兒也開始變得內向、自閉、敏感多疑。周圍鄰居也反映,好像很少見到兩個女兒去串門,即使見到,也不像以前那樣主動熱情地和街坊們打招呼了。兩個女兒卻覺得,自己是信神的人,必須跟普通的老百姓保持距離,不能自降身價地和他們來往。有一次,小女兒張梓桐從外面回來后神神秘秘地跟何鳳如說:“媽,今天我發現有個人一直跟著我,他肯定是來破壞我信神的撒旦。不過你放心,我把他甩掉了。”為此,何鳳如還表揚了女兒一番,認為她做得對。

  以前和同學相處融洽的兩個女兒,也越來越少跟同學來往了,甚至主動疏離同學們。以前謙虛低調的她們,在同學眼中言行也變得狂妄自大和古怪。有一天,大女兒張梓琪跟母親說:“媽,今天我跟幾個要好的同學說了,讓她們以后不要老是找我玩,我現在信神了,以后會過好日子。我讓她們也跟我一起信神,她們卻斜眼看我說:‘有毛病!’”母親鼓勵女兒說:“你現在好好信神,其他的不要管。總有一天,神會讓你的同學看到的。”

  兩個女兒的種種變化和相信全能神的事實終究沒有逃過學校老師的眼睛。有一次,大女兒的班主任李老師來家訪,詢問大女兒成績下滑、性情變得古怪的原因是不是跟信全能神有關,馬上升高三了,這樣肯定會影響她高考,并勸何鳳如不要再讓女兒信全能神。原來班主任是來阻止自己帶領女兒去往“千年國度”的前進腳步,何鳳如一聽就火冒三丈,很無禮地把李老師轟出家門,并大聲呵斥:“你不要再來搞破壞了,我們家不歡迎你,我自己的女兒我會管好她們,不用你管。”李老師只能無奈地離開,看到這個母親把兩個女兒害成這個樣子,李老師心里有說不出的酸楚。同樣,對當地街道和村委會工作人員的多次上門勸說,何鳳如都是置若罔聞。

  何鳳如就這樣一步步地把兩個女兒引上了歧途,她們的未來是鋪滿鮮花還是布滿荊棘,答案似乎早已揭曉,只待時日驗證。宛如原本應該開得絢爛奪目的兩朵花蕾,卻因為中途被施以含有毒液的污水,從此變得黯然失色,在她們還沒來得及完全綻放的時候,就過早地頹敗和凋零。

  丈夫痛訴

  丈夫張文勝回憶:“這一年多來,妻子何鳳如經常外出,至于問她出去干什么都支支吾吾從來不說,每次都顯得神情緊張,鬼鬼祟祟,似乎在干什么見不得光的事情,回來之后人會顯得特別興奮和精神,口中經常會講一些‘求神保佑我’之類的話。大多數時間里妻子閉門不出,在家看一些資料。那些資料我也翻過,都是講一些世界末日和災難的文章,印刷質量很差,上面講的內容我是不相信。我勸過何鳳如不要看這些東西,也燒毀過,但是她不聽。我最反感的是,她帶著兩個女兒信全能神。兩個女兒之前學習成績很好,懂事乖巧,現在都被她帶壞了,沒有心思學習。在家里,我現在成了異類,成了少數。我一說不準她們信的話,她們3個都反過來說我。”

  張文勝蹲在自家門前的臺階上,猛吸著煙,這個老實巴交的中年男人表情痛苦地說:“我現在都不知道怎么辦,我是勸不住她們了。現在這個家也不像個家,地里的農活她也不去干了,打過罵過,都沒用。”張文勝后悔之前經常外出打工,疏于對這個家庭尤其是對兩個女兒的照料。

  張文勝懷念以前那個勤勞顧家能干的妻子,那時的他們雖然生活不富裕,但日子過得平穩,兩個女兒放學后也經常幫忙干農活。“以前我在外面打工,多么辛苦我都不怕,心里就想著好好供兩個女兒上學。現在我辛苦掙來的錢被何鳳如拿去交給了別人,我心痛。現在我都不知道自己這么辛苦有什么意義。她們兩姐妹原來都說以后要考大學找工作,賺錢養我們,讓我和她媽不要那么辛苦,可現在她們變成了這樣。她們年齡還小,還沒有進入社會,我真的希望有人能幫幫她們,也幫幫我們這個家。”說完,這個一輩子很少流淚的50歲男人忍不住流下了淚水。

  為了讓兩個女兒能安心學習,不再相信全能神,張文勝還去學校找過大女兒張梓琪的班主任李老師,希望借助老師的力量做做大女兒的思想工作,把女兒引回學習的正途上來。但是被全能神洗腦的女兒滿腦子都是“讀書有什么用,信神才能過上好生活”,對以前滿懷敬重的李老師說的話不以為然。李老師搖搖頭說:“現在梓琪的腦子里裝不下科學了。”李老師不禁感嘆,兩個少不經事的女孩在全能神的毒害影響下,已經變得仇視社會,對周圍的一切怨聲載道,對他人缺乏信任,她們無心學習,認為信了全能神就能讓自己過上平安的日子,她們的價值觀和人生觀都發生了難以想象的變化。

  (節選自《36名邪教親歷者實錄》)

(責任編輯:徐虎)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于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108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8087號
篮球过人技巧晃人
广东11选5中奖案例 辽宁快乐12预测 超级大乐透17144开奖直播 宁夏11选5 湖北快三开将结果 福建十一选五中奖助手下载 798游戏龙王捕鱼 怎样看股票涨跌 香港一尾中特 足球比分直播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