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过人技巧晃人
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今日推薦 > 2019

離婚婦女加入“全能神” 最后落得一場空

發布日期:2019年12月05日   文章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
[打印本頁]【字體大小:

  位于廣東省中南部,在西江和蓬江匯合處,有一個四季常青,山清水秀,田園豐美,享有中國第一僑鄉、中國曲藝之鄉(粵劇)美譽的地方——江門。

  江門鶴山有個花季少女,羅美,正如她的名字一樣,羅美美麗善良,勤勞樸實,她有一個夢想,就是能找到人生中的真命天子,結婚生子,過上幸福快樂的生活。羅美出生在一戶普通的家庭,父母靠種地為生,有兄弟姐妹4人,她排行最小。由于家里經濟條件不好,為了減輕家里負擔,羅美沒讀完初中便輟學了,剛滿16歲的她步入社會,靠自己的雙手編織生活。

  尋找感情的歸宿

  對未來生活滿懷憧憬的羅美進入了一家工廠打工,認為通過自己努力會過上好的生活。然而,在這個知識就是生產力的年代,僅有初中肄業文化水平的羅美,不能勝任技術含量高、操作要求嚴格的崗位,只能在機械操作的流水線上日復一日地重復著簡單的工序。現實與理想的落差使羅美很不適應。1986年,在工廠同事的帶動下,羅美接觸了佛教,參加了幾次佛教活動,感覺教育信徒要做善良人的佛教教義很好,認為只要心中有佛,只要善良待人,就會有神的保佑,日子一定會平安、幸福。

  哪個少女不懷春,更何況是一直向往美好愛情的羅美。羅美談過幾次戀愛,可最后都無果而終。那時,身邊的同學、朋友大多已成家,每當看到他們夫妻恩愛、相夫教子的時侯,她都很羨慕,心里急切地盼望自己能早日找到感情的歸宿。

  2005年,已35歲的大齡女青年羅美,在大嫂的撮合下,嫁給了一個僅認識幾個月的香港籍男人。剛結婚的時侯,她暗自慶幸是佛祖的保佑讓她行了好運,嫁到了富裕的香港地區,也讓她對未來生活充滿了希望。當時,她在大陸,丈夫在香港,過著周末夫妻的生活。由于兩人認識時間短,屬于閃婚,她對丈夫了解并不多,婚后才知道他好吃懶做,沉迷賭博,還因賭資問題解決不了參與了盜竊,被香港司法機關判處有期徒刑7個月。當時羅美正懷孕,挺著大肚子,直到2006年可愛的女兒出生了,他還未出獄,整個孕期和坐月子都是嫂子照顧著。原本對未來充滿希望的她仿佛掉入萬丈深淵,痛苦莫及。這段婚姻在2009年10月終止,女兒的撫養權歸羅美,雖然以后會面臨很多的困難,但是為了女兒的幸福,羅美覺得付出再大的代價都是值得的,從此過上了單親媽媽的日子。

  “加入我們吧,只有神能拯救你”

  從那以后,一個離異女人,獨自帶著小孩生活,日子過得很艱難。為此,羅美不時暗自落淚,感嘆自己命苦。2009年底,羅美離開傷心地,一個人帶著女兒來到中山市三鄉鎮生活,日子非常艱辛。

  在最痛苦和失落的時候,羅美認識了一個手工釘珠廠的老板廖映芳。去她廠里拿貨做的人都叫她阿芳,大概30多歲。去阿芳那里拿貨的人很多,羅美并不是特殊的一個,可由于經常都是帶著女兒去,而且經常愁眉不展,羅美引起了阿芳的關注。

  “大妹子,你這是怎么啦,怎么整天唉聲嘆氣的?”廖映芳關切地問,還順手把手中的糖給了羅美的女兒吃。雖然經常來她這里拿貨,但是作為異鄉人,羅美還是保持著該有的警惕,笑笑說:“也沒什么事,遇到一些煩心事。”點清貨的數量后,羅美就帶著女兒離開了。

  有了這次接觸,羅美似乎得到廖映芳的格外關照,經常是笑臉相迎,對女兒也是這次給糖吃,下次給飲料喝,有時還會拿一些新衣服給女兒穿。在給貨上,對羅美也是格外照顧,都挑一些產值高、工藝簡單的貨給她,交貨期限也沒那么嚴格了。這些照顧,對一直生活困難,內心受過傷的羅美來說顯得異常親切、溫暖。

  慢慢地,羅美放松了警惕,跟廖映芳也聊聊家常,向她傾訴心中的苦悶。在同廖映芳講到自己的婚姻時,廖映芳顯得特別傷感,對羅美的苦難經歷深感同情,甚至幾度落淚。往后的日子里,羅美從廖映芳那里得到的幫助更多了,有時甚至是金錢的幫助。每次跟廖映芳接觸,羅美都感到特別地放松。在人生低谷時期能遇到這么幫助自己的人,羅美感到很安慰,心里認定了廖映芳是自己的姐姐、知己,對廖映芳開始不設防,完全信賴她。

  一天,廖映芳在羅美來交貨時,特地留她吃飯:“大妹子,我看你一個人帶著女兒生活真是不容易,現在社會上壞人那么多,人類那么敗壞,以后你怎么辦呀?你看你現在離婚了,生活上又那么多挫折,其實這都是人類敗壞所致的。”

  “其實我信佛教也好長一段時間了,覺得里面說得都對,只要心中有佛,只要善良待人,就會有神的保佑,日子一定會平安、幸福。”羅美說。

  “佛教不好,你看你信了那么長時間,有保佑到你什么嗎,還不是婚照離,錢照沒,生活還是那么困難,不如你來加入我們教。現在是女基督重現降臨人間的時代,只有女基督才是獨一真神。現在那些天災人禍,都是神來懲罰敗壞的人類。這個叫‘全能神’,只要相信‘全能神’身體就會沒什么病痛,就可以逃過即將來臨的‘末世災難’,可以順利到達一個美好的世界。若不敬拜信仰‘全能神’,將很快被毀滅,遭受想象不到的懲罰,而且必死無疑。加入我們吧,只有神才能拯救你。”廖映芳說。

  見羅美露出懷疑神色,廖映芳說自己早就加入了,這個鎮里也有很多人加入,個個都說好。她還拿出一張圖給羅美看,圖上講的是一個故事,說一個農民生病了,去任何一家醫院看都沒有效果,信了什么佛教、道教、氣功等也沒有效,最后加入了"全能神",病全好了。

  開始羅美不太相信,但每次見面時,廖映芳都對羅美說這個“全能神”如何如何地好。這樣過了大概兩個月,羅美在廖映芳的頻繁勸說下,出于很好奇,再加上剛經歷了離婚的痛苦,漸漸開始相信廖映芳所說的,想起自己曾經一心向佛,卻沒有得到過什么福報,認為佛教根本沒有保佑到自己,才造成如今的痛苦結局。為了盡早脫離苦海,獲得真神的庇佑,過上安穩日子,在廖映芳的勸說下,羅美決定去了解“全能神”。這時,廖映芳拿出了一本叫《神的三步作工》的書給羅美看,還叮囑要經常看書,每個星期都要去她那邊聚會。從此,羅美陷入了“全能神”早已設計好的圈套。

  “全能神”非常注重傳播工作,用他們內部的話說叫“得人”。“全能神”的傳播是不擇手段的,除了嚴格按照《摸底鋪路細則》一書所提供的步驟開展工作,他們又醞釀出多種傳播手法,借以提高“工作效率”,主要有文字宣傳、謊言誘騙、物質刺激、色情誘惑等。此文主要是物質刺激,《摸底鋪路細則》里說:“有的人要讓你給他找對象,或讓你給他找活兒,你就可以答應他;有的人他家是做生意的,你也可以說能幫他推銷產品或幫他購買產品來與他拉關系。如果咱們本人會些手藝,也可以給他干活兒。比如:會理發、會做服裝等等。”他們的確如此做了。對于女性,他們贈送高檔化妝品、首飾及衣服等;對于男性,他們贈送手機、高檔煙酒等;對于那些他們認為可能發展為“接待聚會”的家庭,他們更會斥以巨資,為其購買洗衣機、電冰箱、電視機、空調等貴重家電。“吃了人的嘴短,拿了人的手軟”,很多人因為拿了別人的東西,受了別人的幫助,所以由“嘴短”到“手軟”,最終因“心軟”而接受了“全能神”的錯誤思想,走上不歸路。

  “三心二意會遭受神的懲罰”

  在廖映芳的帶領下,羅美認識了另外一個“全能神”信徒“路路”。路路只是一個化名,她的真名羅美并不知道,可能廖映芳也不知道。經過幾次接觸,羅美覺得這個“全能神”很怪。在“全能神”組織里,好多人都不用真名,隨便亂起一個名字就是自己的代號了。

  第一次聚會就在阿芳(廖映芳)的釘珠手工廠,當時只有羅美、阿芳、路路3人,主要問羅美相不相信有老天爺的存在,愿不愿意過聚會生活。

  由于要帶女兒,羅美不知道有沒有時間去參加聚會,于是她問:“聚會是怎么樣的?一般在哪里聚會?每個星期都要聚嗎?”

  “聚會時唱唱詩歌,講講神的三步作工,地點不定,會隨時通知你的,要經常去聚會才行。”路路說。

  “可是我一個人帶著女兒,沒有那么多時間參加聚會。”羅美說。

  “要經常去,每月至少要聚會3次。”廖映芳說,“在家要多看神的書,不能看電視,不能看別的書和報紙,只能看神的書,心不靈、三心二意就會受到神的懲罰!”

  羅美聽到會受到神的懲罰,心里有點害怕,就答應會堅持去的。因為聚會的地方經常變換,有時很遠,加上要帶小孩,沒那么多時間,實在走不開,羅美就按照廖映芳說的不能參加聚會時就在家看書,每天早上、中午、晚上在家看看書,做禱告。書里有些內容羅美不太明白,翻過幾次,但似明未明。路路說那是悟性不夠高,以后還是要少看其他的書,多看神的書,不要受外界的影響,要常參加聚會,常聽帶領講解。

  開始的連續5個月,都是羅美和路路兩個人聚會。先是唱神話詩歌,其中一首叫《神已坐在寶座上》,唱完詩歌,接著是禱告,大概內容是:贊美“全能神”,信“全能神”就是信老天爺,相信世間的一切都是由老天爺安排的。路路還按照書本內容講述“全能神”的三步作工,即律法時代、恩典時代和國度時代,現在神道成肉身來到人間是做第三步工作等等。在此過程中,路路不斷給羅美灌輸人類在現實社會中的敗壞,說現在神來到人間看到人類太敗壞,要把敗壞的人毀滅掉。人擁有的一切都是得到神的祝福才有的,要好好信“全能神”才能夠蒙拯救等。

  在以后的聚會里,慢慢多了幾個人,基本固定在路路、阿芳、羅美、嘉嘉幾個人一小組。小組里有個叫小羅的說下次聚會不來了,要回老家。路路就說:“小羅,你不要中了撒旦的詭計,你回去了,就回不來聚會了。過教會生活是神的心臟,離開聚會生活神家就說你沒有為神做見證,會受到神懲罰的。”因為帶領說過教會生活是神的心臟,離開聚會生活,神家就會說你沒有為神做見證,因此羅美不敢錯過任何一次聚會。受“全能神”在《神選民必須遵守的“十條行政”》的影響,羅美更不敢有半點違背,讓干什么就干什么,生怕三心二意會遭受神的懲罰。

  在一次聚會生活中,路路嚴肅地對大家說:“我們要相信女基督就是唯一的真神,只有她才能拯救我們。為了表示效忠于神,即使被破壞,也不出賣教會,不出賣教中的兄弟姐妹,我們要發誓,寫下保證書,違背了就會受到神的懲罰。”在路路的引導下,羅美寫下了保證書:“不能出賣教會,不要做猶大,如果出賣了,自己就有手不能寫字,有腳不能走路!”其他幾個人也跟著寫了保證書,然后各自再默禱一遍自己寫的內容,立誓違背教會就會遭到神的嚴厲懲罰。

  為傳福音,不顧親人安危

  隨著時間的推移,羅美在“全能神”的泥潭里越陷越深。在“全能神”的思想控制下,羅美已經不再是之前那個善良的女孩,不再是為了女兒的幸福吃再多苦,受再多累也無怨無悔,可以為女兒付出一切的母親。為了有更多的時間“吃喝神話”和傳福音,羅美開始是趁女兒午休時跑出去,但午休的時間畢竟不長,不能好好地聚會或傳福音。看著3歲的女兒,羅美想:孩子3歲,已經長大了,可以自己玩、自己照顧自己了。于是她開始把女兒一個人鎖在家里,自己跑出去傳福音,一出去就是半天。每次回來女兒不是嗷嗷大哭,就是趴在凳子上睡著了,稚嫩的小臉上仍掛著淚珠,睡夢中還不時地哽咽著。

  有一次外出得急,羅美忘記鎖門了,等回來時發現女兒不在家,到處找也找不到。面對這樣的情況,任何一個母親都會非常緊張,可是羅美認為自己傳福音有神保佑,女兒不會有事,于是淡定地在家里看神的書。直到晚上,樓上的鄰居看到家里的燈亮了,就把她女兒領了回來。鄰居見到羅美,很生氣地說:“你這個媽媽是怎么當的,怎么可以讓這么小的小孩一個人在家呢,下午她自己在外面玩了很長時間,如果遇到壞人把小孩拐跑了怎么辦?你怎么就不緊張呢?”羅美說:“現在人敗壞極深,搶劫、賭博、淫亂,什么壞事都做。現在是‘全能神’賞善罰惡的時候,我出去傳福音就是叫人趕快向‘全能神’懺悔認錯,不認錯就會在災難中死亡。”鄰居見羅美答非所問,把小孩交給她就走了。

  經過這件事情,女兒在羅美每次外出時哭得更厲害。羅美想了個辦法,就是帶著女兒一起去傳福音,一起去參加聚會。用羅美的話說,這樣可以讓女兒也接觸“全能神”,一起去傳福音。下定決心后,羅美以后每次聚會和外出傳福音都帶著女兒,直到女兒5歲上幼兒園為止。

  對年幼的女兒這樣,對年邁的父親也是如此。因為與父母親分隔兩個城市居住,年邁的父母對羅美的一切行為舉止都不知道。以前有幾次,聽過羅美講一些末日淘汰、國度時代的話,但因為父母的不理睬,尤其是父親認準一件事情就很難改變其想法的性格,羅美也沒有再去跟父母傳福音。

  那年,羅美的父親患肺氣腫剛從醫院做手術搶救回來,奄奄一息躺在床上,二哥他們都在病床邊照顧父親,羅美卻為傳福音東奔西走,只想到為“末世”之后的美好生活做準備,很少過問父親的身體狀況,很少回娘家看看。即使偶爾回趟娘家,也是為了向父親傳福音,鼓動父親快將積攢的養老錢取出來奉獻給神,逃避末世災難。父親雖然沒什么文化,但他是個明眼人,一聽就清楚“全能神”是騙人的,他躺在病床上無力地勸說羅美不要信那些不現實的東西。可羅美一門心思用在信神上,根本不知清醒,這讓病重的父親終日不得歡顏。

  每月拿出大半收入做好接待家庭

  2010年3月中旬,路路對羅美說:“你家里只有女兒,沒那么多閑人,適合做接待家庭,這是盡本分、做善事。如果你家做了接待家庭,‘全能神’會知道的,你就會得到神的保佑,家里就會平安,這也是你的福氣。”她還拿《原則》給羅美看,說:“有這個條件才能做接待家庭,沒條件還不能做。”經她這么一說,為表示虔誠,羅美馬上無條件地將家提供出來做聚會地點。開始時,只有羅美和路路2個人,后來4—5人,10天聚會一次,一般是中午12:30—14:00。在羅美家做聚會點的大概5個月時間里,都是在看《神的三步作工》里面的內容,熟悉三步作工,聚會的時間點都是在中午午餐時間。起初羅美以為,教會會提供伙食費,尤其是對自己這個經濟困難的家庭。當她把這個疑問提出來時,路路說:“不要想著為肉體而活著,應該一心一意去認識神的工作,這才是信徒對神應有的虔誠表現。你家做了接待家庭,為神工作,是你的福氣,要無私地奉獻給神。”于是,每當在羅美家聚會時,羅美都會自己掏錢買菜,做飯給他們吃,每餐買菜大概100元,一個月下來也得花費500—600元,而當時羅美每個月只有1000元左右收入。在聚會中,路路也說讓大家多捐錢,或者買一些生活用品捐出來。自從做了接待家庭后,經濟上已經比較拮據了,羅美聽后心里不是很舒服,但馬上又把這個念頭掐掉了,因為怕受到懲罰,又想得到神的保佑。想到曾討論過《話在肉身顯現》中的“要學彼得的精神,對神要有順服之心,不要學保羅的精神”以及“對神奉獻越多表示你越虔誠”,羅美心里很快就平靜了,不但買點紙巾、買點面當捐奉,每月還主動捐出100元奉獻款做印刷資料之用,頻繁地跟著帶領走鄉串戶去傳教和聚會。

  “福報”原來是一場騙局

  進入2012年后,帶領在每次聚會中都會跟大家說世界末日、大淘汰的事情,說在2012年12月21日至27日,天會呈全黑現象,稱神的作工很快就要結束了,到時銀行會停電,有錢有物都取不出來,叫大家在這關鍵的時刻必須趕緊預備善行,只有為神付出得多,才能在末世來臨之時順利蒙拯救,進入神的國度,“只要信徒交上奉獻金,神就能保證他們不得病,遠離災難”。

  對于一心期盼過上幸福生活的羅美,聽到這樣的說法心中極其恐懼,不想被淘汰,可是自己已經身無分文了。正在苦惱中,羅美想起了自己結婚前在澳門打工辛辛苦苦掙來的近10萬元和一些金銀首飾。對!要把這些取出來!

  于是,羅美急急忙忙從中山趕回鶴山,把自己以前在澳門做勞工辛苦積攢下來的近10萬元從銀行全部取出來,準備向神捐奉。恰逢那天銀行因外幣不夠,還有近7萬元的港幣不能如數取出,羅美當時還懊惱了老半天。

  羅美的這些荒唐舉動被細心的二哥發現了。二哥是家鄉財政局的公務員,他剛得知羅美參與“全能神”邪教的時侯,就曾多次勸阻,叫她不要相信那些烏七八糟的東西。羅美還去銀行保險柜里把價值近10萬元的金首飾全部拿了出來,回家后告訴二哥世界末日來了,銀行會停電,讓他快去拿錢。當時二哥不信,把羅美大罵了一輪,說:“你怎么那么傻,人家更有錢的人都不怕,你怕什么。以后你發生什么事,都不要告訴我,我不會幫你。”二哥阻止羅美將取出的金首飾帶走,死活攔著不讓羅美出門。但是羅美已經失去了理智,把二哥的阻攔當作是魔鬼的干擾,瘋了般地破口大罵他是魔鬼、撒旦,壞自己的好事。本來羅美和二哥的感情一直很好,兄弟姐妹4人當中,大哥、大姐全家早已定居香港,只有二哥和父母生活在廣東,自然和二哥家走得最近,以往兄妹二人常會出去飲茶、吃飯,但如今為了“全能神”,她眨眼間變得不近人情,不惜和二哥翻臉,不顧二哥的苦勸,憤怒地奪門而出,還放出狠話說:“以后不用你管我,你們的生死也與我無關。”從此羅美不和二哥來往,路上遇見也對他不理不睬。

  就這樣,為了“全能神”,羅美甘愿拋棄親情,奉獻自己的金錢,幾乎花光自己的積蓄,甚至放棄再婚的念頭,全身心地投入“全能神”中,以為哪天就能獲得福報,卻萬萬沒想到,所謂的世界末日都是謊言,神拯救世人更是無稽之談。在2015年的一次體檢中竟查出她左腎長了一個雞蛋大小的囊腫,得知病情的一刻,羅美一下懵了,欲哭無淚。天哪!“全能神”一再申明信徒一定要信神才能保平安,得到拯救,可為什么自己那么虔誠信全能神,神還要將囊腫長到自己身上呢?羅美沒有得到任何所謂的福報,得到的卻是身心的恐懼和病軀。

  (文章節選自《36名邪教親歷者實錄》)

  《36名邪教親歷者實錄》是由廣東省委政法委牽頭,廣東省社科聯、省反邪教協會協調省監獄管理局、省戒毒管理局等單位編寫的首部以詳實豐富案例為主的反邪教警示教育書籍。廣東省委領導林少春同志為該書作序。此書是廣東省35名反邪教工作人員和志愿者花了一年多的時間和心血,從近萬個邪教人員受害案例中篩選了幾百個有代表性、有說服力的案例,經過反復集體討論,又從中挑選了100個案例進行深入走訪,在征得當事人同意后,精選并編寫了36個案例,加上專家深入點評和近半年時間的編輯整理后最終形成。該書已列入廣東省“七五”普法讀物,由南方日版出版社出版,目前已發行5萬冊,免費發放省內各地各部門,供宣傳學習之用。

 

《36名邪教親歷者實錄》封面、封底 

(責任編輯:力楓)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于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108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8087號
篮球过人技巧晃人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100 1818比分直播 上海天天彩开奖结果查询周公解梦 云南十一选五前三任五走势图 浙江十一选五 6肖中特期期 百赢棋牌游戏 欢乐升级怎么和好友一起玩 福建36选7 天津快乐10分